懂规矩

毫无艺术细胞的我做了如此毫无风格的手帐
哈哈哈哈哈哈哈先让我自嘲一会
做起手帐才发现有好多素材要放(真是恨不得把他们的采访,剪辑都剪辑上去!)
先这样吧,以后再慢慢补
最后,这两位哥哥超棒的,希望他们好好的,做自己喜爱的事情,友谊长存啊~
补一句,手帐制作于青柠手帐

【红海行动/顾顺x李懂】锋芒 番外(一) 星罗棋布

那么好的文章不应该被埋没啊

时见:

*罗星第一人称视角
*前文请点主页√
*罗星的情感自由心证


01


我叫罗星,星罗棋布的罗,星罗棋布的星。


当我认识不少字了的时候,我曾经去问过给我起名字的奶奶,我说别人家娃娃起名字都起的特别厉害,有好多寓意,我的名字有没有什么寓意啊?


我奶奶说,当然有啦。然后她拿了一张纸,用笔在上面划拉了四个字:星罗棋布。


那个时候我真的太小了,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是个成语以及它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我认识每一个字,特别是里面还有我的名字,于是我蹦哒着给我奶念了一遍。


“布——棋——罗——星!”


反正我奶奶就开始笑,笑得直咳嗽。她给我解释说,这是个成语,是说,晚上天空里有星星,很多很多星星,像棋盘上头的棋子一样,乱七八糟到处都是。然后她刮一刮我的鼻梁,说,罗星你也是里头一颗星星。


现在想起来,还真的是一语成谶。









02


当我稍大了一点,我总算知道了星罗棋布这个词的真正含义——当然和我奶奶说的不一样。但是她已经去世了,所以我也没有办法和她说一句:奶奶,星罗棋布才不是你说的那个意思。


但是很神奇的是,我一直记得我喊的布棋罗星那四个字。当我以很高的分数考进军校的时候,当我在军营里体现出极强天赋的时候,当我被班长选为狙击手进入蛟龙小队的时候,我是真的觉得这四个字无比地贴切。


布棋罗星,布棋的罗星,人生为棋盘,我稳扎稳打地下子,然后给自己铺出一条自己喜欢的路。


我以为会是这样的。










03


我认识李懂是在我进入蛟龙很久以后。


那个时候做我观察员的那位前辈年龄不小了,而且有了妻儿,所以他选择了退役转业。然后我收到队长扔给我的一个刚入队没多久的小观察员。


就是那个叫李懂的孩子。


我叫他孩子其实不是因为他年龄多小,我们俩其实差不多大,但是他真的就是个孩子的模样,长相很清秀,整个人干净得很,有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睛,眼神纯粹又固执。他板着一张没什么表情的脸,摆出一副老成持重的神情和我握手。


“前辈好,我叫李懂,来自……”


我觉得他可能会说很多,而我并不想去了解别人的履历。我想打断他的自我介绍,而我也的确这么做了。我说,蛟龙没有前辈后辈,不用这么拘谨。


我没有像他一样自我介绍,我只说我是狙击手罗星。不是罗星,而是狙击手罗星,在蛟龙,我的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责任。


那孩子很聪明,几乎是一下子就听懂了。他向我敬军礼,姿势非常标准漂亮。


“观察员李懂,请多关照。”


这以后,罗星和李懂这两个名字就绑在了一起。罗星是李懂的狙击手,李懂是罗星的观察员,我们在任务里始终一起行动。他很信任我,这大概源于雏鸟情结,但是我还不敢完全信任他。虽然我相信他的能力,也看得出他的潜力,但是他毕竟缺少经验的积淀和稳定的发挥。


所以我在能力所及的情况下会尽可能地去照顾他,多承担一点压力,让他轻松一点,这样他会没那么紧张。


但是他还是会出问题。


他会想躲子弹。


他会手抖。


他会被恐惧支配。










04


李懂一直话不多,他习惯于沉默地做事,很少会主动去挑起一个话题。他面上也没有太过于鲜明的表情,他总是很平静,向我播报各项数据的时候是这样,受了小伤说没事的时候是这样,第一次杀了人的时候也是这样。


但是他其实不平静,他一直在紧张在痛苦,然而他又一直绷着,对此只字不提。


而这些只有作为他的室友的我才知道。


每一次杀了人,他晚上都会翻来覆去睡不着,然后第二天精神很不好地去训练。但是他面上看起来特别正常,和平时没什么两样。所以哪怕是以细心关怀著称的副队都没有发现,其实李懂才是队里最需要心理干预的人。


我也会试着去开导他,但是每次我一开口,他就会自己把我要说的话都一口气说完,他说他知道那些人恶贯满盈,他杀了一个人,但是也救了很多人,他做的是对的,应该为此感到荣耀,甚至于他会反过来叫我不要担心。


他太聪明了,他想得明白所有道理,也异常清楚自己的问题,所以我无法干预他的想法,但问题是他依然跨不过自己那道坎。


我只能叫他稳住,虽然这可能并没有多大作用。我寄希望于他能习惯这些淋漓鲜血,时间才是最好的伤药,我并不能帮到他什么。










05


到最后我的确没有帮到他,而且我也没有看到他在我身边成长起来的那一天。


陪他成长起来的是顾顺。


我很早就听过顾顺的名字,将门虎子,并且性格也很虎,为人又张扬又跩,乍一看不是很招人喜欢的一个家伙。他挑衅我,说想见识见识,我也就回答他——随时奉陪。


我的语气似乎也被他带得很挑衅,但其实我佩服他。那是一个很强大的人,他的强大不止在于他技术的精湛,还在于他那种坚不可摧的自信,以及,他有才可恃所以傲视他物的那种为自己而活的恣意。他可以收敛自己那种会刺伤别人的锋芒,但是他不在乎这个,所以他锋芒毕露。


这样的人多半是孤傲甚至于孤独的,很少有人能理解并接受这种放旷的肆意。所以我从来没有想过他和李懂会有交集,他们是完全不一样的人。


但是命运足够奇妙而不可琢磨,在我被拉下深渊的时候,两条相离的射线突然交汇在一起,交缠,合二为一。









06


那天我和李懂在海鸟一号上执行击杀海盗的任务,我坚持不能让那个杀了人的家伙逃掉,因为做了错事就应该付出代价。


但是其实,不管做的事对不对,人都会为了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


李懂又躲子弹了,下方海盗船的攻击过于密集,他一个人的火力支援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所以我把他推进机舱,狙击那个逃跑的海盗。


然后就是剧痛,痛到视野一下就黑了。我不知道我应该怎么描述那种感觉,词汇太过于贫瘠。就是痛,然后什么也不知道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满眼白茫茫一片,我脸上戴着呼吸器,旁边监测心跳血压的仪器一直在滴滴滴地叫。


病房。


我想了一下,任务完成了,李懂没事,小队人员应该也没有伤亡,除了我,其实也算挺好了。


但是……是除了我。


医生说我能这么快醒过来真的是个奇迹,因为我的脊柱神经被打穿了。他还说了什么我没有注意去听,我只觉得,布棋的罗星,被命运当棋给布了。


会瘫痪吗?会成废人吗?会成别人的拖累吗?……我的脑子里全是这些问句。


命运面前,我必须要承认,就像我奶奶说的那样,我也是漫天星辰里的一颗,就在尘世那片乱七八糟的棋盘上,我陷入了一个死局。







07


我以为我会崩溃,但其实没有。活着这件事本身是没有意义的,我曾经用按照自己喜欢的样子来活来赋予活着意义,那么当我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活,这件事本身已经是有意义的了。


我得相信自己,就像我以前一样。


哪怕我不是布棋的罗星,我只是一颗命运手里的棋。


我就躺在床上,从吉布提躺回了中国,我躺着,不能动。他们推着带着轮子的病床,我就仰着头看飞速后退的天空,或者是天花板,我以前没有这么看过这些东西。这么看还真的感觉挺有意思的。


——世界在倒退,但是我在前进。








08


队长他们来医院看了我,没有庄羽和石头,因为他们不在了。我看到了一个眼睛里缺了些什么又多了些什么的佟莉。


我知道那是什么。石头眼睛里的某些东西被裹挟进过去的洪流,和那些东西同根同源的情绪自然也随着它们一起消失了,同时,被挖去一块的空洞也被某种强大而深不见底的力量填满。


我还看到了陆琛,他失去了左臂,脸上那种带着捉弄意味的笑淡了很多,但是他的笑容里多了一些云淡风轻。


队长他们没有穿军装,他们怕伤到我和陆琛。其实不会,那是我们一生的信仰,我们为了那片蓝色献出我们所拥有的一切,无所畏惧且永不后悔。


我不知道我的眼睛里多了些什么或者少了些什么,但是我能看到他们,所以也好像看到了我自己。


他们都更加更加地坚定了,我也是。


我们都会好好活下去,连着那些离开的人的份,无论是生离还是死别。








09


几天过后我看到了顾顺和李懂。


顾顺一如既往地随性恣意,李懂依然还是那个清澈固执的青年,那些生离死别似乎没有在他们身上留下痕迹。


但这只是似乎。


李懂一和我说话,我就知道他不对。他从前没有那么多的话,他习惯于以行动代替言语,少有主动挑起话题的时候。哪怕他信任并且依靠我,他对待我的方式也不会和别人有太大差别。然而他一直在说着我熟悉又不熟悉的一切。


……顾顺也不对。顾顺是个打破别人对狙击手惯常认知的人,他话很多,喜欢挑着眉毛说挑衅的话。然而他什么也没说,就是在一边站着,像在站军姿,看他的时候我需要仰着头。


顾顺也一直看着我……不,不对,他在看着我的旁边,李懂。


这种眼神很熟悉,我曾经在石头的眼睛里看到过。当石头注视着佟莉的时候,他眼睛里的光会一点一点渗出来。那些珍贵的宝物已经永远消失了,我却在另一个人的眼睛里再次看到了它。


而李懂,他的目光时不时就会飘到顾顺那里去,他在看顾顺是什么反应,他想知道自己做没做对。


一个不需要别人开导的家伙,被我丢给时间来解决的聪明孩子,在一场战争以后,找到了正误的标准吗?









10


我故意扒开自己的伤口,我说我想看到大海的颜色,而李懂果然找了个理由离开病房,但是我没想到是顾顺替他找的理由。顾顺揽了我强行盖到李懂头上的锅,说他低估了我。


其实那有什么。如果我没有经历这样的意外,我也会低估我自己。


我想让顾顺坐下来,他拒绝了,他说我一直站着,所以他也站着。


他在向我表达他的敬意。


我很久都说不出一句话。


其实我已经承认了我躺着,那个弹孔,从我的左臂联通到后背,它只是一个通道两个孔,仅仅小范围地绞烂了我躯体得很小一部分,就让我躺了这么久,它甚至让我以为我会一直躺着,所以我放弃了执棋者的位置,尽量豁达地去做好一颗棋子。


但是顾顺让我想起来,我是会站起来的,无论如何。


于是我对他说谢谢。


谢谢他的尊重,谢谢他的指点,谢谢他让我真正站起来。


难怪李懂那样聪明的人会将自己的标准放在他的身上,他值得。









11.


我向顾顺说着李懂的种种,我和李懂曾经那样地朝夕相处过,整个小队里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


我不惊讶于顾顺会对李懂有那样的想法,军营里这样的事其实不在少数,没有什么比寝食同步更能培养出密不可分的羁绊,也没有什么会比同生共死更能让人交付自己的感情,更何况李懂是个那么招人喜欢的干净又清秀的青年。


然而顾顺总是出人意料。他打断我,说他不会像我一样护犊子地把李懂养着。


他说,李懂都可以自己去解决。


他相信李懂,所以李懂也全盘交付了自己的信任。







12.


我必须得再次感慨命运的奇妙。李懂听到了我们说的话,准确的说是顾顺说的话。


他们就那样在我面前旁若无人地深情对望,我感觉自己就像空气一样,连电灯泡都不是。


我甚至觉得他们想在我面前来个深情相拥。


于是我选择了打断他们。


当然不是因为某些隐秘而不可告人的扰人好事的冲动——好吧,稍微有那么一点。我这么做是为了打破一些东西,我不能成为李懂的阻力,他不能背着对我的愧疚,他还有很长很远的未来。


我希望他能放下,因为只有这样,我也才能放下。







13.


再见到顾顺和李懂的时候,复健早就到了尾声,我可以扶着栏杆慢慢地走,可以在医院的院子里推着轮椅散步,其实我早就能回家了,不过上头坚持要我再多住一段时间,说是观察恢复情况。


然而我站起来了,顾顺和李懂倒躺着了。


他们去了爱尔纳突击,站着去的,躺着回来的。


我去病房看他们,他们在同一个病房,李懂浑身都是大大小小的伤,都无所谓科室的问题了,顾顺主要是伤了腿,打着很厚的石膏。我去的时候,李懂在吃苹果,顾顺在捣鼓手机。


李懂很高兴地和我打招呼,他的眼睛特别亮,那种锋芒出鞘的感觉。顾顺看见我已经能正常走路了,就问我是不是故意在医院等着看他们和队长在床上躺尸。


有这种高帽子,我当然是欣然接受了。李懂一副噎住的表情。


我问顾顺在搞什么,他说他快递到了,在医院门卫室,问我能不能帮他拿一下。我慢慢吞吞走下去拿快递,反正路也不远,就当锻炼了。结果我拿回来一看,上面写的什么什么诗集。


我真的只能狂笑。


顾顺看诗集??









14.


我们东拉西扯聊了很多,我没有去问他们在爱沙尼亚的热带雨林里经历了什么又拿了什么名次,也没有去打听他们是怎么应对那些数不清的假想敌或者是沼泽毒蛇。


他们一定为祖国挣得了无上的荣誉,而这份荣誉同样属于我,我也曾是他们的一员,我有荣与焉。


我们没聊什么有营养的话题,就是顾顺挑事,我怼回去,李懂沉默地不停吃苹果,偶尔语出惊人,又被顾顺一两句话给封口。


我们好像认识了十几二十年一样的老朋友一样随意聊天,但实际上我们没认识那么久,而顾顺和李懂现在绝对不止于朋友的关系。


但是我们能理解对方,他们是军人,我曾是军人,永远都会是军人。








15.


聊到天色泛灰,我就和他们道了别,磨磨蹭蹭地往回走。


我听到顾顺在病房里哗啦啦地翻那本他在网上买的诗集,我明明走出去一段了,又折回到门口。


他开始念诗。


我很想笑,但是我忍住了。


他说,生活,网。


李懂问,然后呢?


顾顺说,没了。


我差点没憋住。


热闹看完了,我准备走,但顾顺又开始念了。


他说,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他说,没有人听懂我们的言语。


他说,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他说,仿佛永远分离,又终身相依。








16.


我往回走。


作为军人,那些车水马龙灯红酒绿不属于我们,那些带着淡淡香水气的温柔乡与我们无缘。我们和钢铁硝烟汗水作伴,我们会面临鲜血和一些明面上看不出来的丑恶,所以那些温软华丽太远了,那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


所以也许,没有人能听懂我们的言语。


但是他们互相了解,他们绝对信任,他们同生共死,他们分担喜悦与痛苦,连呼吸和心跳都可以同频共振。


那真的是挺好的了。


我曾经看到很多盲目的情感,那些恐怖分子,用自己的疯狂来成全别人的信仰。那些海盗,他们为了自己的生活去破坏别人的生活。甚至于我看到过自己的绝望和在命运面前低头的挫败。


但是他们让我看到了一些很好的东西,很美好的希望。


如果他们能遇到对方,那我会不会也能遇到一个对的人,那个人理解国家对于我的意义,理解军装与大海在我的世界里占着怎样的重量,理解我站在土地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我曾经用我的一切去保护的人们有多让我感到幸福,理解我曾经默念过,大喊过无数遍的“勇者无惧,强者无敌”和“有战用我,用我必胜”有着怎样强大的力量。


会的。会的。


他们的未来会很好,我的也是。


路可能不平,但可以一直走。








17.


我叫罗星,星罗棋布的罗,星罗棋布的星。


曾经我以为自己是布棋的罗星,但后来,命运告诉我,我也和茫茫众生一样,仅仅只是棋盘上的一颗棋子。


但是我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佟莉和陆琛在失去之后拥有的,顾顺和李懂身上的令人钦羡的美好。


他们让我看到,哪怕是被玄之又玄的命运左右的棋子,一样可以走得很好很远。


我不是布棋的罗星,我被命运摆布,但是我也是天上一颗星星,还会闪光。


——————


番外一完啦!


明天更番外二!


我废话太多了,写了好长x


非常意识流——

      今天去看了红海,不是蹦着主旋律而是为了某两个人。。。看的时候才发现他俩戏份很少,不过他们负责狙击,我也可以理解。
      看的时候我就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了救一个中国公民,队员们冒死战斗,甚至牺牲了两位蛟龙队员值不值。
      答案是值的。
      一个中国人在外就代表一个国家,国人有难,祖国怎么会不救,若不救,谈何大国,如何在国际立足。并且,祖国有义务保护国人安全。(讲真,看到某些国家战争不断,纷争不断,我还是非常感谢国家为我们国人提供的安定环境)
      回归电影本身,我原以为这场行动是“酣畅淋漓”快节奏的(请原来我的肤浅),观影过程中我觉得有点长。在掩护最后一批侨民的时候还好,可是在解救邓梅,逃离出去的时候,真的觉得有点长,敌人一批又一批,找到了突围口,又被堵住,循环往复。
        可这才是真正的战争啊。敌人永远不会对你手下留情,只会把你置身与死地。蛟龙队员一直在打斗,枪林弹雨。可突然,导演把它放慢了,我们看到敌人狰狞的脸,蛟龙队员的血与汗。可以说,导演是心思细腻的,他以这种方式让我体会到了真正的,真实的战争,而不是单纯耍帅的打斗片。对于战场上的军人,每一秒都很长,长到不知任务何时结束,可每一秒又很短,一颗子弹就会要了你的命。军人是辛苦的,每一秒都要保持清醒,所以战争是漫长的,似乎遥遥无期。所以啊,导演真的是很大程度上还原战争,打斗长,也真的不长。
        说说这部电影的感情线。感情线并不突出,突出就叫爱情片了。他们都淡淡的,散发玫瑰的香气,也体会到军人的柔软。
       出于私心,让我来扯扯李懂这个人。我觉得这次行动对于他,是一次成长。从躲避到担当,他真的成长了。除了行动中发生的事刺激他成长,我觉得顾顺那些暗含的鼓励功不可末啊,哈哈。
        正所谓军令如山,他们做到了,从一开头就做到了。可最后,杨锐没有获得请示便主动出击,管黄饼这件事,除了因为被夏楠说服,我认为还因为处于对国家,对世界的职责,升华啊,升华啊,很好地展示了大国担当。
       还有,蛟龙队的人真的没有主角光环啊。牺牲了天线宝宝庄羽还有石头,真的很揪心。军人啊,何须马革裹尸。从罗星受伤就奠定了这一主题(向军人致敬)
      总体来说,这部电影是不错的,感谢林超贤导演带给我一个相对真实的撤侨行动。
       这些都是我零零碎碎的看法,能看到最后的人,我为你点个赞。我只是个文笔不太好的小白,请见谅,同时也非常感谢你能看到最后,谢谢。这是你对我最大的支持,非常感谢!